疫情之下 普通人的“超级变身”记
来源:疫情之下 普通人的“超级变身”记发稿时间:2020-03-29 21:20:02
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3月26日消息,美国26日宣布将对伊朗5个实体以及15名相关个人进行制裁,因为美方认为这些实体和个人从事恐怖主义行为,违反美国政府通过的13224号行政命令。

美国财长姆努钦在声明中宣称,伊朗政府利用这些空壳公司为恐怖组织提供资金,通过从伊朗民众手中挪用资源的方式,将恐怖分子置于本国人民的基本需求之上,“美国将不会容忍伊朗在制裁豁免下进行交易,并从中牟取暴利。”专家表示,发行特别国债其作用可能更多是用于促进消费,以扩大消费的方式来对冲外需对经济的拖累。

用“特别国债买外汇储备”这一点,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曾多次在公开演讲中提到。就在2019年12月末的“地方债市场建设与发展研讨会”上,楼继伟还提到,政府债券流动性有所欠缺,而国债发行机制没有利率扭曲,流动性更好。可考虑大规模发行特别国债,如发行特别国债购买当前一半的外汇储备,大约可向市场释放10万亿元国债,足够流动性的国债可为央行提供货币政策操作工具。

特别国债具有诸多优势。该团队称,包括针对特定用途而发行,更加契合当前应对疫情冲击的政策目标;为中央政府加杠杆的直接手段,可避免地方政府债务过快上升;用途更加灵活等。

这笔1.35万亿的特别国债体现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。新京报记者从2007年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看到,当年央行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由1月末的约0.28万亿元,增长到年末的1.63万亿元。2017年,部分2007年到期的特别国债进行了定向续作,截至2020年2月,央行资产负债表中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余额为1.53万亿元。

新京报记者翻阅四大行财报,还能找到有关特别国债的记录。例如工行2008年财报和农行2010年财报中,都将特别国债列在资产项目的“重组类债券”中。中金固收团队称,1998年特别国债的发行,对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,促进中国银行业改革,提升中国金融业的国际认可度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

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27日5时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人数达80021例,累计死亡病例达1136例,成为全球第3个确诊人数超过8万例的国家。此外,瑞士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1811例,英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1772例,成为全球第8个和第9个确诊病例破万的国家。

具体来看,1998年8月,财政部宣布发行期限为30年的2700亿元特别国债,向工、农、中、建四大国有银行定向发行,用于补充四大行资本金,化解不良资产,提高资本充足率。据公开资料,1998年时,国有四大行不良资产比例达20%,为处置不良资产,财政部还设立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分别对接四家银行。

日本、韩国、智利、阿根廷等国家都有特别国债发行的案例,主要用于应对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灾后恢复、金融危机或主权信用危机的对冲等。

美国疫情近日迅速蔓延,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3日过万,其中纽约州每天都增加数千例确诊病例。纽约市已购买45辆冷藏卡车,每辆最多可容纳44具尸体,以防停尸房和医院因死亡人数激增而不堪重负。该州州长科莫日前表示,纽约州最终预计将有14万人感染,其中多达4万人需要重症监护。